向日葵视频安卓下载安装

您現在的位置: >> 經典誦讀>>正文內容

經典誦讀

詩文朗誦家長代表發言

海安高級中學“我的中國夢——誦讀經典,傳承文明”

詩文朗誦家長代表發言

品讀經典

人與經典的關系,且騰出一杯茶的時間,靜默、深思。

被米蘭昆德拉極爲推崇的捷克文學之王赫拉巴爾在其作《過于喧囂的孤獨》中塑造個廢品處理站的老頭漢嘉。在那個陰暗的地下工作室裏每天有數以萬計的名著經典被丟棄,漢嘉的工作就是將它們壓縮打包。扮演的不過是個“名作入殓師”的工作。

“當我讀到一本好書,不是狼吐虎咽,而是像喝小盅的烈酒,讓靈魂顫栗不已。”品讀一本真正的經典正是如此,像是不能擺脫的嗎啡讓人心甘情願地不能自拔,而在其中你看到自己的靈魂飽滿地可以擠出汁液。

經典是一則又一則隱喻,揭開你的瘡疤,拭去你的淚痕。《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裏特雷莎與男人的相遇在于她帶了一本《安娜卡列尼娜》,在整個空洞的感情裏只有那一本書是實實在在的,他們彼此搭建出來的“聖籃飄腳下的主賜的女人”與“謎面一樣的男人”在謊言揭穿之後發現也許彼此愛上的只是一個愛讀經典的人。

这个故事残酷而又荒诞,在此刻经典沦为人的伪饰,由是沦为废纸。漂亮的羊皮封面,柔软的淡黄纸张,飞扬飘逸的斜体印刷,包装的不是经典,而伪装着品讀經典的俗人。

真正的品讀應像老頭漢嘉。髒亂的地下室,汙水橫溢,蟲蠅苟且,陰暗濕冷。但他坐在打包機旁撫拭皺巴的封面,爲遙遠國度裏故事嗫嚅著祈禱。經典于他不是外衣,而是值得品味珍藏的烈酒。

然后汉嘉最后因无人品讀經典而绝望自杀。这个时代最大的讽刺性在于每个人都知道经典之重要,却沉湎于低俗小说,每个大师读嘶吼着重振读书之风却无人应和。这是一个品讀經典的式微年代。

如今的社会把品讀經典的作为伪饰已不足悲叹,连品讀經典的架式都懒得摆才是最大的悲剧。如果一个人说起新近读的书,就会被人指为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装腔作势,这样的品讀經典便成了一个人的孤独旅程,品读得一嘴的苦涩与无奈,像独自起舞的疯子,围观的是一群灵魂干瘪自作聪明的傻子。

经典,大师待之如甘霖,世人弃之如草履,在这样错乱浮夸的时代里,谁如汉嘉仍在坚守品讀經典的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