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安卓下载安装

您現在的位置: >> 經典誦讀>>正文內容

經典誦讀

詩文朗誦學生代表發言

海安高級中學“我的中國夢——誦讀經典,傳承文明”

詩文朗誦學生代表發言

品讀經典

喧鬧半生每一分每一秒,不過垂垂老矣。每每翻開那本陳舊的《紅樓夢》都似乎重遊來浮華人世走了一遭,內心有唏噓,也有淡淡哀傷。

不爲那聲痛徹心扉的“寶玉你好”,亦不爲那字字皆淚的《葬花吟》,只爲那位富貴至極的賈母那件來自俄羅斯的孔雀氅衣服,那句“這件賜給你吧。”

或許在等級森嚴的賈府,這本就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一句對白,卻予以我涼涼的心寒,試想如果幾百年後的今日,你慈愛的祖母拎起一件華美的衣服,對你說:“這件就賜給你吧,你好生穿著。”你會如何作想,便不說如今,只是清末的尋常百姓家也是聽不到這樣對白的吧。在這樣的尊貴裏等級尊卑似乎緊緊地扼住了親情,即便有那也是旁人所遠不能理解的疏離與敬畏。

賈母出生于四大家族,嫁于四大家族,終卒于四大家族。她一生顯赫一生富庶,圍繞他的全都是迎合的喧鬧,她笑一笑,賞一回梅,品幾口茶,唱幾場戲,一個朝暮便消失殆盡了。

人們常說,富貴不盡然是幸福,誠然,如賈母這般孫女是皇妃,孤弱相見要跪拜,即便臨終也放不下禮制,這樣真比劉姥姥幸福嗎?大致只有苦澀吧。

而今的社會,賈母式的人物又何止一兩個。假使你曾去過上海外灘,你便會知道,隔著一條川流不息的馬路,左邊是操著各地方言興致地在黃浦江邊拍照留念的數以萬計的遊客,荼蘼穿著廉價的汗衫球鞋,燦爛似陽光的微笑定格在相機的咔聲之中,而右邊人煙稀少,那裏是舉世聞名的外灘X号,一字排开的顶级奢侈品店 ,那里灯火辉煌,闪耀着高贵冷漠的光华,几小时后会有穿着华丽的人进出,荼蘼面容冷漠,鲜有微笑。那里的每一扇窗户都像是开在人欣赏的一道满是欲望的双眸。

只不過一帶馬路之隔,便成了兩個天地,卻又似乎顯而易見:幸福與財富並沒有那麽大的關聯性,甚至有時候二者會成反相關。

“都雲作者癡,誰解個中味”,當賈母含淚望著欲言卻無法出聲的元春時,她會不會想到元春想說的或許只是一句太過奢侈的“祖母”?當賈母依在病榻上奄奄一息地望著賈府天下大亂,她會不會對往生的富貴厭倦而多一絲又盡祖孫之情的悔歎呢?

賈母終是老了,她無法思量這些。但我們呢,我們青春依舊。

我緩緩地合上《紅樓夢》,這一回的品讀大致又令我明白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