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安卓下载安装

您現在的位置: >> 新聞中心>> 海中新聞>>正文內容

海中新聞

沒一個學生在校外補課,卻盛産學霸,這所縣級學校竟這樣減負!

這兩天,教育部對減負令做出了回應:

教育部回應:“減負”重點是校外,並非讓學生沒負擔?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副司長俞偉躍說:

“現在孩子的學業負擔,重點不在課內,而是在課外!”

隨便問問身邊的孩子,不在機構上培訓班補課的孩子,幾乎是異類了。中學就不必說了,補課的重災區。幼兒園小朋友學奧數、學拼音、學英語已經是常態。

不誇張地說:這年頭,周末不補課,孩子都找不到小夥伴玩。

有人說:課外補習班都是家長自願給孩子報名的,沒人強迫你。

可家長也喊冤:不補怎麽辦?學校教的簡單,考試卻很難。小升初、中考、高考,一關比一關競爭激烈。身邊的娃都在補,你不補就落後了呀!教育的劇場效應。

前些天那篇《南京家長已瘋》的爆文提出了一個“減負=制造學渣”的觀點,得到衆多家長的認同。浙江省1028日頒布的“減負33條征求意見稿”也引起了家長強烈反彈!

學校減負,再加上大家都不去外面補課呢?是不是孩子就會變成學渣了呢?

一所縣級中學的校長卻敢拍著胸脯說:不!我們學校沒有一個孩子出去補課!

今天,田媽要和大家分享一所盛産學霸縣級學校的故事,以及思考這個問題:對家長和孩子來說,我們需要怎樣的減負?

這所學校沒人去課外輔導班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海安中學方圆几公里内没有培训机构,海安中學没有一个孩子会去课外辅导机构补课,放学后家长们不用带着孩子到处跑,到处补习。”

“補差補差,越補越差!不要送孩子去上輔導班,踏踏實實留在學校,學校會做好該做的一切。”

不知道其他家長聽到一位校長說出這樣的話是什麽感受?田媽聽完,真是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這恐怕是天下陪讀老母親聽到的最美妙的聲音吧!

作爲面臨高考升學壓力的一所學校。校長是要有多大的底氣和勇氣才敢跟家長說這樣的話?

這位校長,就是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的掌舵人——呂建。

他說這些話的底氣,來自于:學校幾乎每年都在創造江蘇高考成績奇迹。就拿這兩年來說:

2018年海安中學高考400分以上48人,絕大部分被985錄取,在全國罕見。

2019年江蘇高考文科狀元出自這所學校,420分,全校400分以上81人。

但是,和以高考工厂著称的衡水、毛坦厂中学不一样,海安中學却低调很多。

每周到校六天

老師免費給學生“加餐”

孩子們沒有補課,周末都在幹什麽呢?原來,每周六,這所學校教職工都不放假,學生可以“自願”來學校參加社團課、自習課。班級裏也有老師答疑。

一周六天在學校!當然不用再去外面上輔導班了。學校又彙集了當地最優秀的任課老師,水平甩外面機構老師好幾條街。據了解,學校還不收費!

試問,還有哪個家長會會放著如此優質性價比高的“校內輔導班”不上,還去外面花高價補課呢?一年砸幾十萬補課費的北上廣學生家長對此只有羨慕嫉妒恨的份兒啊!

那麽問題來了,學校周六上課,涉及到違規嗎?2018年,海安中學创造了高考奇迹引发热议期间,我们从一个江苏地区的家长论坛里看到有人这样评论:

如果說學校每周上六天課的做法真得到當地教育部門的支持,確實讓人無話可說。

事實上,一些學校也想和海中一樣給自己的學生“加加餐”。可是政策不允許啊!

記得今年暑假,杭州某重高家長圈子裏傳出這樣的消息:學校想暑假組織一批高一新生補課,結果三番五次被舉報。害的學生和老師像打遊擊戰一樣,到處轉戰授課場地。誇張的是,爲了躲開檢查,不得不去外地偏僻的賓館上課,不敢座大巴車,只能由老師偷偷用自己的私家車學生送到上課地點……行李和人還不能一起走。

沒有一個老師在外授課

更沒有上課不講下課講

海中的呂建校長還有一件事敢拍著胸脯說:“海安中學没有一个老师去家教机构上课,没有一个老师自己带学生做家教。更不会有人上课不讲下课讲!”

事實上,這種話,也沒有幾個校長敢拍胸脯的。但呂校長敢。他說:我們的老師可以留在學校晚上給學生輔導到十點!周六、周日加班給學生輔導也是常有的事!

那麽,又是什麽原因讓這所學校的老師能這樣“無私奉獻”呢?用呂校長的話來說就是:

“這樣的底氣,源自海中多年來堅持把學校、課堂當作主陣地的原則,及深受老師們認同的學校文化。在海中,從老師到中層甚至副校長都在一線當老師,做班主任。老師們“競爭上崗”,把學生和家長的好評當作至高無上的榮譽。老師們把所有精力放在學校,他們對事業成就的追求遠遠高出對金錢的追求。”

話雖這麽說,我相信,在待遇上,這所學校也絕不會虧待教師的。

比如,這裏的老師不用坐班、打卡,只要完成本職工作,其他時間都自由支配。

學校一位副校長曾說過:“教師的工作時間無法簡單界定。一個把教育當作事業的教師,在洗衣做飯時都會思考教育。”

這樣的學校文化,連同學校的教職工,都倍感幸福。

曾经在网上看到一个海安中學食堂厨师的视频: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这是一个温暖有爱的大家庭。

孩子在校三年

沒有讓家長操過心

關于這所學校的管理還有很多專業方面的細節。這裏不在贅述。看到這裏,家長最關心的就是兩個問題:

如果學校能給孩子加餐,提高成績,還有必要去校外補課嗎?

如果學校優秀老師能給孩子提供輔導,還有必要去找校外機構的非專業老師嗎?

答案很顯然。

一名海中畢業生家長在微信朋友圈發出感歎:“孩子在校3年,沒有讓家長操過心。身为海中家长,我们倍感幸福。”

或許,對于家長來說,免去了輔導班的糾結選擇、接送奔波,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減負。

對于學生來說,有知己知彼的優秀在校老師輔導,高效率的時間管理。單位時間內獲得更有效的學習成果,這也是真正意義上的減負。

但是,因爲衆所周知的原因,在大部分學校,要用這樣這樣一種方式來給孩子減負,顯然是不可能的。

在前兩天的教育部新聞通氣會上,基礎教育副司長俞偉躍對記者說了這麽一句話:

當前的學業負擔過重,與學校教育教學確實密切相關,比如有的學校辦學水平不高,教師教學能力不強,仍存在教學模式老套、非零起點教學、搞題海戰術等問題,不能及時對部分學困生進行幫助輔導,從而會造成了學生課業負擔過重……

田媽覺得,俞副司長真是個明白人!

對于前不久發布的浙江減負令33條征求意見稿,一位初一的家長評論說:

因爲不補課,孩子全程開飛機,完全聽不懂。校內講課的速度如此快,中學老師基本負責檢驗外面補課機構哪家最強。

還有家長說:

取消所有校外文化課培訓機構才是真正的減負,不然會越減越負。不信走著瞧,學校校內不教,但考題難度加大,鼓勵你去校外上培訓班,校內上課直接檢驗培訓班成果。不然孩子就開始聽天書。

曾有教育專家面對減負令憂心忡忡地說:“我們中小學的要求與標准不能再降低了,我們已經太低了。我們的確有必要檢討校內減負是否做過了?”

當國家三令五申地殚精竭慮減輕校內負擔時,頑強的家長又在校外把孩子的負擔成倍地加上了。當教育局連孩子“努力學習”的機會都要剝奪時,家長瘋了,是必然的!

海安中學的模式也许不可复制,却值得我们思考:

減負,是不是一味做減法?減少作業、降低學業難度、甚至取消校外輔導機構?

只要家長對孩子的教育高需求在,以上這些恐怕都是隔靴搔癢。把孩子推向校外輔導機構,更是有失控的風險。這些年愈演愈烈的補習潮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能不能把这些教育的需求最大程度地在学校体系谕瓿桑亢0仓袑W已经做出了一个示范,效果可以说非常不错。

既然現有的國情決定了我們的孩子確定要加餐,就專業地、高效地加餐,而不是去外面胡吃海喝一氣!

要實現這一切,當然,還有教師的待遇、收入等一大堆問題要解決。

對此,你有什麽看法?留言區見!

最后来听一首海安中學学霸们的歌曲:《明天,你好!》

希望我們每個孩子都能越來越好!

長大以後我只能奔跑

我多害怕黑暗中跌倒

明天你好含著淚微笑

越美好越害怕得到

版權聲明:本文快微課原創:作者:田媽,轉載請留言。

?